您的位置: 主页 > 创业新闻 >

贾樟柯张艺谋都在布局,VR影院到底能不能赚钱

来源: 中国创业网
【中国创业网-讯】

  备受期待的《蜘蛛侠:英雄归来》本周末即将在国内上映,已经有不少发烧友们体验过了《蜘蛛侠》的VR版。这款第一视角的VR短片会让你穿上蜘蛛侠套装,利用吐丝在城市中穿梭飞行,身临其境感受一把拯救世界的乐趣。

  《蜘蛛侠:英雄归来》VR版

  虽然VR在国内如今似乎处于无人问津的冷淡期,但整个行业仍在有条不紊地发展进步中。一个积极的现象是VR影院的兴起,让苦于变现困难的VR电影似乎看到了希望。

  去年贾樟柯的暖流文化与法国电影公司MK2签署了协议,双方将联手开发VR电影,并携手在中国建造VR体验中心,今年MK2还与张艺谋作为联合创始人的当红齐天合作,9月在巴黎推出该SoReal品牌的VR体验中心,此外,国内公司如国美、东方影业等也已经推出了自己的VR影院品牌。

  笔者为大家探秘了“国内首家VR影院”,同时我们还发现,除了落地传统影院,VR影院也许更适合与数量庞大的点播影院、KTV、网吧进行嫁接,而VR领域的“共享经济”也在悄然展开。从业者们说,他们不再是VR影院,而是泛娱乐空间的改造者。

  自带游戏功能的VR影院?

  VR影院这种商业模式是可行的么?

  和一些朋友聊过后,部分人并不认可VR还要坐着观影的模式。虽然被称之为“影院”,但VR影院已经不具备传统影院集体观影的仪式感,而是“孤独的个人体验”。

  沉浸感和共鸣感本身是互相矛盾的,用大白话来说,就是VR影院即使依旧有人坐在你身边,你都不知道邻座的他是哈哈大笑还是泪流满面,只能独享电影本身的乐趣(对电影发烧友而言是也许是好事)。

  “VR影院应该目前仍属于发展早期,比较超前,投资的话要看团队具体情况,”多数投资人也抱持观望态度,“在内容表现方式,还有在生产成本上好像还都没有突破,内容和环境(或者设备)很好的结合,才会被用户认可。”

  在市场需求上,VR目前仍然不是一个普及概念。消费者有使用冲动更多出于猎奇心理,这也滋生了国内VR体验店、VR主题乐园的遍地开花,人们更多是被新奇的场景体验所吸引。

  有从业者坦言,“我们曾经花了3个月时间试图做独立的VR影院,但后来发现这就是一个坑。”内容开发成本高且不够精良,观众对VR存在偏见认知,这导致目前的VR影院似乎要像VR游戏一样加上各种“交互”的噱头,或者包装在泛娱乐空间中,作为功能之一露出。

  VR影院的运营能力也有待考验。今年6月,国美电器宣布与悦诚视觉科技合作,在北京马甸店推出全球首家专业VR影院,除了游戏体验,“超过100个内容,半数以上是VR影视”。几乎是同一个时间,耳东影业,东方影业联合幻维世界打造的VR影院“珠影耳东传奇影城”也在北京蓝色港湾揭碑,预计10月开幕。

  根据悦诚科技一个月后发布的消费者调研报告,超过80%观众对VR内容体验表示满意。

  笔者也忍不住好奇去体验了一次,但感觉和想象中的VR影院仍存在不小的落差。场内有大约20-30个独立可转动的座椅,设备主要是三星Gear VR。

  影片不能自助选择,每周五影院会更新一次。戴上头盔后,笔者看了4部“VR电影”,其实很难称之为电影,因为它们几乎没有剧情,更像是VR宣传片、纪录片或者好莱坞大片的VR版预告(其中有一部滑雪的场景还比较晕),内容来自Veer VR平台。讲真,河豚君期待中的VR电影,大概是蔡明亮《家在兰若寺》那样级别的,而目前30分钟以上的VR电影在全球范围内,仍然不算多见。

  由于是非工作日的上午,“观众”并不多。VR影院的入场费是39元玩全天,包含场内的诸多VR游戏体验,价格倒不算贵。不过用户体验和观影粘性,恐怕就见仁见智了,更像是升级版的VR体验店。

  VR电影与VR游戏不分家,其实在国际上目前也是普遍情况。无论IMAX还是法国的MK2,新建的VR影院都是体验中心形态,既能看《蜘蛛侠》、《敦刻尔克》的VR版,也能玩《Rez无限》、《燥热》等VR游戏。

  

 

  从迷你影院到便携式共享VR:一个盒子解决?

  在国内,发展VR电影线下化衍生出了更多“曲线救国”模式。沃德院线VR点播影院项目的创始人黄江安就向河豚君介绍了三种线下解决方案:泛娱乐点播影院,共享迷你影院和便携移动影院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这三个概念都没有着重提到VR,VR其实是作为泛娱乐功能的叠加出现,可以说是一种“曲线救国”的模式。

  比如泛娱乐点播影院,就是基于私人影院、KTV、网吧等传统娱乐空间改造,打造城市年轻人娱乐社交的新空间。作为解决方案的提供方,沃德院线面向B端即影院收取硬件采购、服务费和点播分成。

  沃德的技术团队用四个月的时间开发出了包括集成主机、点播屏、VR眼镜在内的WordVR泛娱乐超级集成系统,搭配提供交互功能的座椅,全景声环绕音效,手势控制器甚至嗅觉系统,让观众有视觉之外的更多体验。

  这套泛娱乐集成系统内,不仅有上百部10分钟以上的VR长片和数以千计的VR短片,也涵盖了KTV点唱、VR游戏和VR直播等内容。黄江安认为,与传统电影观众不同,新一代年轻消费者更加独立与自由,提供多种选择可以方便他们消磨自己的碎片化时间,在同一间包厢里,“可以有人看VR电影,有人在打VR游戏,也有人唱歌”。

  

 

  目前,除了在杭州筹建的VR泛娱乐主题点播影院,沃德院线今年规划在10个城市做样板店,同时通过和KTV、网吧、点播影院头部企业广泛合作,来快速覆盖线下渠道。“我们不是影投公司,而是泛娱乐点播影院方案的集成供应商,”黄江安解释。

  共享迷你影院则更像目前比较流行的迷你KTV,是一个2.6米高,1.88米长,1.65宽的“盒子”,售价2-3万,目前以加盟为主,可以摆放在商场、社区、酒店、景区等室内场所,消费者同样在盒子内同样可以既唱歌又看VR电影。

  “前段时间去广州工厂就是去做检测,目前第一批的10台早就订完了。”在黄江安看来,这种泛娱乐模式比迷你K更吸引人,“定价也更为低廉,是迷你K的一半”。

  想要随时随地看VR电影的消费者,可以考虑便携移动影院。“大概这个月底,我们和浙江大学团队合作的便携式超级盒子demo版会推出,”黄江安表示。

  这款约一公斤左右的VR盒子,大小正好可以塞进背包中,不仅具备共享充电宝“街电”的充电功能,也有随身WIFI和暴风魔镜一体机Matrix,“我们有一个集成管理系统,扫二维码后手机就可以变菜单,可以观看VR内容。”

  “我们的目标就是干掉街电。”便携移动影院并不是一款售卖的产品,而是采用共享租赁模式,注册缴纳押金,然后就可以选择是点播使用还是按天租赁带走,会员租金定价在二三十元/天。

  “租设备需要选择城市,我们已经有38个城市合伙人,负责布点和上门回收设备。比如我在北京某一个餐厅租了,到杭州归还。会有人上门检查取货,退还押金,然后盒子就进入杭州存货市场进行周转。”

  据黄江安预计,共享VR租赁的模式铺设速度很快,“我们已经有3000家星级宾馆和高档餐厅的渠道资源,前期会在北上广深铺设几个网点做测试,也算是做广告宣传。”

  改造包厢销售额提升30%-40%

  点播影院是VR的星辰大海?

  应该说,VR影院的行业门槛是较低的,购置VR一体机,开发集控系统,配上可交互座椅,“解决方案”似乎就油然而生。除沃德院线之外,笔者也确实发现了类似的公司,“二级院线对VR这块都比较感兴趣,已经有合作方在改造中,不过上线前不太方便透露,”一位同样在做VR影院解决方案的业内人士表示。

  共享VR就更是如此,从共享单车汽车,到共享空调、健身房、充电宝,共享男女朋友都不是梦,共享经济领域的共通点就是容易快速复制。

  包括已经布满大街小巷的迷你KTV,虽说各家都声称自己拥有技术门槛,但作为对音质没有超高要求的普通消费者,河豚君并未感受到咪哒、友唱、雷石以及星糖之间有太大的体验差距。

  不过,技术门槛不高并不意味着商业模式走不通,关键还是要看市场需求以及企业的运营能力。黄江安告诉笔者,目前已经有点播影院改造VR影院的落地项目,“衢州是第一个改造的,刚过了半个月,改造包厢销售额提升了30%-40%,这还是没有做宣传的情况,宣传后有望提高一倍以上。”

  另一个对于VR电影嫁接点播影院的利好消息是,随着广电总局出台通知规范点播影院经营管理,点播影院传统电影的版权势必受到更多限制。如何在片源不占优势的情况下,吸引更多消费者走进点播影院,VR电影也许会成为其内容亮点。

  目前,国家对于VR电影的引进并没有严格要求,片源主要来自海外,可以直接购买独家渠道授权,或者与VR发行平台合作,由第三方供片。

  “我们目前有190多部10分钟以上的付费长片,2000多部3-5分钟的免费VR短片,一般是自审自查。”黄江安说,从海外采购的VR影片,公司有专门的团队来审核,涉及政治倾向、色情暴力等18禁内容会被剪去,然后添加字幕。

  黄江安对于点播影院的发展比较看好:“除了IMAX影厅,多数传统院线目前的唯一优势是片源。随着消费者的年轻化,新一代更愿意去私密性强的包间看电影以及进行泛娱乐活动,点播影院的社交属性优势会凸显。同时商业影院主要靠票房和爆米花盈利,而点播影院商业模式更多元,除了包厢费,酒水餐饮的消费更有想象空间。”

  不过在传统影院的小影厅进行改造,同样是可行模式。一位投资圈的朋友告诉笔者,她认为电影院如果尝试技术进步的话,“未来只能往VR方向走”。传统影院发展一百多年,观影模式并没有太大创新,如何让年轻观众持续走进影院,恐怕影院也需要思考,如何从传统大众社交场所,升级为消费者粘性更强的一种生活方式,科技感与个性化的舒适体验不可或缺。

  “我们也考虑与新建影院合作,以往大院线没法做人群区分,我们正好可以取长补短。目前计划是找100-120平方的小厅进行试点,最好在北京,我们来投资,将其改造成单人间、双人间、家庭间和公共VR观影空间。未来还可以收取一些大品牌、大片的推广费,比如放《蜘蛛侠》之前5-10分钟放VR预告片。”

  目前,公司正在进行Pre-A轮融资,“资金到位后,会做更多样板店、旗舰店,方便区域招商加盟。”在先发展VR内容还是先铺设渠道这个“鸡生蛋蛋生鸡”的问题上,黄江安坚定不移地选择后者,“内容缺乏不是技术问题,而是因为拍摄成本高,VR电影产业链没有形成,回收成本困难。如果线下VR影院网点达到一定的规模,比如覆盖3000家,消费者有点播付费意愿,这个时候整个产业链自然会起来。”

【中国创业网-www.17cye.com.cn
免责声明: 本网站资讯内容,均来源于合作媒体和企业机构,属作者个人观点,仅供读者参考。 本网站对站内所有资讯的内容、观点保持中立,不对内容的准确性、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。

热点信息